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淫荡少妇白洁之交通肇事

今天上午没课,白洁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一边玩儿着铅笔,一边浏览着报纸上的新闻。这时,包里的手机响了,一看来电显示,是老公王申的号码。“喂,什么事儿?什么……在哪儿呀?”白洁刚才还春意盎然的俏脸立刻没有了血色。“好,嗯,我马上过去。”白洁匆忙地向教导主任请了假,拎起小包。“怎么了?白洁老师,有事儿吗?”李明老师关切地问道。“是王申,开车出了点儿事儿,我去看看”白洁也不愿多说,急匆匆地出去了。今天天气不错,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。白洁穿着一件白色浅花衬衣,下身穿一条低腰牛仔裤。虽然遇到了烦事儿,心情不好,但是,走在街上,高雅的气质还是自然流露。饱满的前胸,圆润的屁股,每走一步都能颤动出一种美的韵律。她招手拦住一辆出租车,“去交警队。”原来,王申在电话中说,他开着老七的捷达车,在街上撞了一个电三轮,现在被交警扣押了,叫白洁过去办理相关手续。白洁一听头就大了,王申什么时候学的开车呀?谁办过这种手续呀,也不知道伤到人没有?胡思乱想中,出租车停在了交警队的大门前,白洁付了车钱,来到了交警队的大院里。大院的西半部分停着好多的破汽车,都是被撞坏的,简直像废品收购站。东部的北面是一个三层的小楼,南面靠近大门处是一排平房。表情严肃的警察和满脸沮丧的司机们出出进进各个部门。白洁挨个看着门上的牌子,找到平房中的一间事故组,敲门进去。屋里几个警察正在办公,“请问你找谁?”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交警问道。

  “刚才在小北街撞三轮的,王申,他在哪儿?我是他爱人。”

  “哦,那个王申呀?他就在隔壁。你拿着几张表格,一会把它填好。”年轻警察递给她七八张表格。“嗯,好,谢谢。”白洁在诚恐中也不失礼貌。白洁来到隔壁,只见王申正坐在墙角的椅子上抽烟。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伤着没有呀?”白洁几步上前,拉着王申的胳膊,一边观察一边问,俏目中满是关切之情。“嗨,今天真是倒霉。”王申懊恼地说:“老七出差去了,临走时把他的捷达车放在了咱们楼下。平时我和老七开车出去玩儿,高兴了也学着开了开车,感觉挺好的。这次正好也过过车瘾,谁知道刚走到小北门一拐弯,突然从胡同里出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子,我赶紧打方向盘躲他呀,谁知,就把另一边的电三轮给撞了。”人呢?把人撞伤了没有呀?“慌乱中白洁的头脑还是理智的。”人好像没事儿,那个三轮是在哪儿停着的。只是把三轮撞烂了,老七的车大灯、保险杠也都撞坏了。“”只要人没有伤着就好,大不了咱们赔钱了事。“白洁长出一口气。可是,我没有驾照呀,他们说要拘留我。”王申可怜巴巴地望着白洁。?“啊?这么严重呀?那可怎么办?”白洁也没有主意了。“你先把这几张表格填好,回去想想办法,最好不要让我们学校知道。”到这时王申还顾及到脸面,真是的。“也只好这样了,我先回去,找找门路,中午我给你送饭来。”白洁手拿表格,低头来到大门外。这时,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大门口,从车上下来了一位高大的警官,和司机一摆手,车就一溜烟的开走了。“白老师,怎么是你呀?”高大的警官看到低头走着的白洁,满脸的惊喜。“你是…?”白洁抬头看着这位警官,似曾相识。“我是祁健呀。我们应该很熟悉呀!”祁健看着这位曾在自己身下销魂过美女教师,裤裆里的东西蠢蠢欲动,眼中流露出猥亵的目光。“是你,我……”白洁也认出了他,俏脸立刻变得通红。那天的淫乱舞会上,就是他把自己干的欲仙欲死,他的家伙儿,是白洁所经历过的男人中个头最大的。“来,到我办公室来。”祁健来到了白洁跟前,用手轻轻地碰了白洁一下。

  白洁表现的很顺从,她想起来了,这个祁健就是交警队的,此时很需要他的帮助呀,在他强烈的阳刚气质面前,她自己有种说不出的被征服欲望。两人来到北面三楼的办公室,祁健随手把门一带,自动门锁很好用,轻轻的就锁上了。祁健拉着白洁的手,“来,请坐。”两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,但是,拉着的手却没有松开。“怎么了?白老师,有事儿吗?”

  白洁任由祁健握着自己的小手,抬眼可怜巴巴地说:“我老公出车祸了,正在你们这儿关着呢。”“哦,怎么会这样?你说仔细点。”白洁就把王申说的经过,又说了一遍。祁健往白洁身边凑了凑,“白老师,你不要着急,这事儿我能帮你。”说着就把白洁的娇躯拦在了怀里。“如果把你急坏了,我会心痛的呀。”白洁象征性地推了推祁健厚实的胸膛,“可是,现在怎么办呀?”V祁健在白洁的俏脸上亲了一下,“好,咱们马上就办。”说着他坐到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,随手拨了一个电话。“喂,小李吗?今天小北门撞三轮的事儿清楚了吗?怎么处理呀?嗯…嗯…是这样,那个王申的爱人是我的表妹,对,你们看着处理好了。嗯 ,就这样吧。”“OK,一切搞定。”祁健又回到白洁的身边,再重新把白洁搂在了怀里,“白老师,还不谢谢我?

  白洁有些茫然地看着祁健,举了举手中的表格,”什么搞定呀?这个还没有填好呢。“祁健”哈哈“一笑,接过表格顺手放在了办公桌上。”这一切你都不用管了,你哥哥给你办还不行吗?下午就可以让你的老公回家,怎么样?“一边说着,一只大手就急匆匆地攀上了白洁挺拔的乳峰。白洁还是不敢相信,刚才还愁得不知如何是好,好像遇到了这辈子最犯愁的事儿,可转眼之间就没事儿了,这怎能让人相信呢。”那撞坏的车、三轮怎么办?“白洁还是想到了一些细节。祁健又是呵呵一笑,双手一用力,就把白洁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,使白洁肉乎乎的大屁股坐在了自己硬鼓囔囔的胯间,好像哪里不用东西压着就会顶破裤子一般。白洁只是象征性地扭了扭,其实她也知道,这事儿已经妥了。祁健用脸蹭着白洁的嫩脸,双手各自握着一只乳房,在白洁的耳边说道:”还不相信你哥哥吗?我的白老师,我已经安排好了,你老公开的车有保险,我们已经通知了保险公司,一切费用都是保险公司承担的。“白洁听了激动地扭过身子,双手搂着祁健的脖子,”真的呀?这可太感谢你了。“说着伸嘴亲了祁健一下。祁健用手捧着白洁的俏脸,”这就算谢了吗?白洁小嘴一撅,屁股一扭,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要不我和我老公请你大挫一顿吧。”祁健看了一下手表,上午十点一刻,又把白洁往怀里搂了搂。“白老师,像你老公出的这件事,其他的都好说,只是有一样:无照驾驶。就这条比他撞三轮本身要严重得多,我看这样吧,我和你回你家,找两张你老公近期的照片交给我,我回来后给他补个驾照,这样就稳妥了,你说好吗?”白洁明白祁健想干什么,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,心情不错。于是,她咬着下嘴唇点了一下头,娇嗔地说道:“照你说的做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两人站了起来,各自整理了一下衣服,一前一后出了办公楼。来到院子里,白洁对祁健说“我想给我老公说一声。”祁健微笑着点点头,“去吧,我开车在大门外等你。白洁又来到王申待着屋子里,王申一见白洁就愣住了,”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,那表格都填好了吗?有门路没有呀?“白洁压抑着内心的喜悦,故意绷着脸说:”表格还没有填,不过门路倒是还有一个,我一打听呀,我有一个远房的表兄就在这个交通局里,只是现在他不在,我打电话给他了,他说这事儿他还能办,也许下午就能让你回家。“真的吗?哈哈,那可太好了,只要不拘留我,我们陪个钱都行。白洁”哼“了一声,”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,我表兄说,你无照驾驶,罪过很大。到底你能不能出去,要等下午表兄回来再说。“王申一听白洁有一个在交通局的关系,把心早就放下了,具体到什么时候出去,他到不怎么在乎,大不了多请几天假有了。于是,王申说,”那你快点再联系他呀。“

  白洁说:”这样吧,我回去马上给他联系,看看能不能让他早些回来。哦,对了,中午我要是来不了,我让别人给你捎点吃的吧。“王申的心情也舒服了,也就不再愁眉苦脸了。”行呀,吃点什么都行,你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儿吧。“他做梦都想不到,白洁确实要办”正事儿“。祁健没有开警车,怕给白洁带来不便。白洁出来后,坐到了后排,她不是怕祁健骚扰她,而是她不想让人看到她。祁健开车很快,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白洁家的楼下。停好车,白洁在前,祁健紧跟在后面,由于还不到中午时间,楼道里静悄悄的也没有行人。看着白洁上楼时扭动的大屁股,祁健浑身燥热,紧走几步,大手捂在了白洁的屁股上,中指很准确地按在了屁股沟里。白洁吓了一跳,急忙窜开,狠狠地白了祁健一眼,压低声音说道:”找死呀!“紧走几步,来到自家门前,开始掏钥匙开门。祁健也来到她的身后,用胯下硬物顶着白洁的屁股,鼻孔里闻着她头发里的的幽香,嘴里嘟囔着:”快点儿吧,我的白老师,你再不快些,我就把你就地正法了。来到屋里,门一关上,祁健就把白洁抱了起来,“白老师,我的小宝贝儿,你想死我了。”张着大嘴就在白洁的脸上亲着,鼻子、脸蛋、耳朵、眼睛都亲了一遍,亲的白洁“咯咯”直笑:“你先放我下来,亲的人家满脸都是你的口水,你讨厌呀!”祁健不说话,一张嘴,又把白洁红嘟嘟的双唇含住了,一条大舌头不容分说就闯进了白洁的小嘴里,与白洁的香舌纠缠到了一块。白洁也不扭动了,很投入地与祁健吻在了一起。这一吻,便吻了个天昏地暗,吻得白洁口水直流,不过一点儿也没有浪费,都被祁健吸到嘴里吃了,真是琼浆玉液呀。直到两人都吻累了,白洁才挣脱开祁健的拥抱,“好了,我要找王申的照片了,找到后你拿回去,顺便给我家王申稍点儿吃的。”白洁并没转身,一边向着卧室方向后退,一边冲祁健调皮地眨着眼睛。! 祁健已冲动的气喘吁吁了,“离中午时间还早呢,我们先办点正事儿吧。”白洁眯着媚眼,挺了一挺高耸的胸脯,嗲声嗲气地说:“正事儿不是已经搞定了吗?还办什么正事儿呀?啊…?我的祁哥哥。”这一下可把祁健诱惑的控制不住了,他一下子把白洁扑倒在席梦思床上,把头扎在白洁怀里,使劲摩擦着她的胸脯,呢喃道:“我的小宝贝儿,你不知道吗?我想操你呀。自从上次我们聚会后,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,你的乳房又大又香,你的屁股又圆又白,你的小逼又热又紧,还有你的俏模样,已经铭刻在我心里了。”白洁听着他的表白,虽然粗俗,却表达的真切,因此也很感动,温柔地抱住了他的头。祁健的左手握着一只乳房,右手伸到了白洁的双腿间,在那鼓鼓的阴丘上按压着,由于隔着牛仔裤,只能感觉到那里的温热,但依然让两人感到了强烈的刺激。尤其是白洁,双腿扭动、夹紧,鼻中直喘粗气。

  简单爱抚就使白洁性欲高涨了。虽然职业和性格造就,白洁仍然保持着强烈的羞耻感和虚荣心,但是经过八九个男人的性爱洗礼,现在的白洁早已是真正的淫荡少妇了。不管在什么地方,任何事情在白洁的头脑中都能引起性的幻想,走在大街上,喜欢用余光偷看男人的胯下。在乘公交的时候,不管男人有意或无意,只要和她有身体接触,其下身都会湿润。这种强烈的身体反应时常困惑着她,她有时觉得自己非常下贱、可耻。也因此在平时的公共场合,又表现出优雅、高贵、矜持。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闷骚型”少妇。今天在自己家的卧室里,和自己有过鱼水之欢的祁健这样抚摸调情,你想,白洁她能不春情荡漾吗?

  “噢…祁健,不要…不要再摸了,窗帘还没拉上呢。”祁健抬头看了一眼窗外,“没事儿,你的窗外空旷,对面没有其他建筑,不会有人看到的。白洁一想也是,不过,大白天的在家和男人偷情,她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。她抬头亲了祁健一下,”祁健,快中午了,我还要给老公送饭呢,我们下午在做好吗?“激情中的白洁还是想到了老公。祁健一边抚摸着白洁柔软的身体,一边说道:”要不这样吧,我打个电话,让小李给他打饭,你就不要去了,我们下午一起接他出来,你看怎么样?“

  ”不太好吧?我怎么向我老公说呢?“其实白洁心里已经同意了,嘴上还在犹豫着。”你就说正在联系熟人呢,这个时候他不会多心的。“祁健说着,拨通了一个电话,”喂,小李,中午你给那个王申买一份工作餐,就说是他老婆交代的,嗯,就这样。祁健放下手机,开始很温柔地给白洁脱衣服,“宝贝儿,你快让哥哥想死了,今天多好的机会呀,让我好好地爱爱你吧。”上衣的扣子解开了,露出了里面浅粉色的乳罩和光滑的肚皮。白洁虽然心里特想,但还是放不开。她用手推拒着“别脱衣服了吧,我们简单地做一下算了,大白天脱光了多不好意思呀。”不,我要爱你的全部。“祁健脱着白洁的衣服,自己的衣服很利索地就脱光了,一条硬邦邦的大鸡巴直直愣愣的特显眼。白洁在扭捏中碰到了祁健的下体,立即惊呆了,”啊?这么大呀?祁健让白洁柔嫩的小手握在自己的大鸡巴上,张嘴把白洁小巧的乳头含在了嘴里,他用手抓着另一个,尽情地抓弄着,划着圈,还在小樱桃上捏弄着。白洁的奶子是很敏感的,又吸又摸的感觉跟刚才不同,她的小乳头很快就硬了。

  祁健还没有玩够,又将奶头含在嘴里,轮流吮吸着,比淘气的孩子还过分。白洁嘴里迷乱说道:“祁健…祁哥别再玩了,别再欺侮我了。我…痒死了,我快要被你给折磨疯了。”一边叫着,一边四肢乱扭着。 祁健吐出一个奶头,只见那奶头沾着口水,已经硬了,就笑道:“这不是折磨,这是享受呀。白老师,我一定会叫你快乐得象神仙,这辈子都离不开我,日日夜夜想着我,时时刻刻念着我。”说着话,又将另一个奶头含进嘴里。大手则在那只奶子上把玩着。如此玩弄,使白洁激动极了,她感觉自己下边的水越流越多。当祁健的手又伸到她的胯下时,发现裤衩的那一处已经湿了。祁健大乐,说道:“我的白老师,你已经浪起来了,水还蛮多的。”说着,手在她的胯下摸索着,抠弄着,刺激着她的焦点部位。

  白洁哦哦地叫着,娇喘不已,说道:“我痒死了,我要疯了,祁哥,你快点停手呀,我要不行了。”祁健一边玩弄着她的下边,一边欣赏着她的表情。她的脸上有喜悦,有兴奋,也羞怯,也有慌乱。但祁健知道她一定是快乐的,因此,就说道:“白老师,一会儿,你一定会求我操你的,你信不信。”说着话,那手指活动得更频繁了,随着手指工作的展开,她的浪水也越流越多,慢慢变成一条小溪。那裤衩遇水处都已经湿透了。 当此情况下,祁健两手一伸,把裤扣揭开,将牛仔裤连同裤衩一起给褪了下来。此时的白洁已经一丝不挂了,光滑的小腹下是肉呼呼凸丘,白白净净的只有一小丛绒毛,祁健激动得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。白洁惊叫一声,将腿并得紧紧的,伸手捂住自己的下边,保护着自己最宝贵的部位,不让祁健看。

  祁健并不着急,津津有味地看着,虽说是第二次和白洁亲热,但是第一次在聚会的时候很匆忙,并没有好好的欣赏。于是说道:“宝贝儿呀,不要怕,也不要害羞呀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上次只顾得操你了,没有好好地欣赏你。你的脸蛋漂亮,小逼也应该很漂亮的吧。”说着话,就去分白洁的大腿。 白洁叫道:“不要…不要看。”但她的抵抗是无力的,微弱的。祁健还是不费劲儿地打开了她的双腿。当他的目光看到那里时,都忘记了眨眼,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风景。

  只见那几十根绒毛卷曲而精致,一根根发亮,全部长在凸起处。下面则是一个白馒头,一条细缝微微裂开,缝隙中是粉色的,嫩嫩的。下边的小口正流着口水呢,将屁眼都弄湿了。那屁眼了也同样娇小,细嫩,令人惊艳的一圈皱肉。即使将嘴凑上去吮吸,也不会令人反感。

  祁健看得有些发呆,不由得跪在白洁的身边,从她的小脚、大腿、小腹,到胸部,然后再将目光移到她的俏脸上。他心里暗暗赞叹,这淫荡少妇的长得真美。白洁不但长相好看,而且眉目含春,有一种内在的骚劲,真让人受不了。

  白洁羞得捂起脸来,她知道祁健在干什么。她最隐密的地方已经被人看到了,她羞得说不出话来,想并拢两腿也做不到。

  祁健称赞道:“白老师,你这嫩屄长得跟脸蛋一样好看,我爱死你了。”说着话,他将白洁的玉腿分得大开,然后兴高彩烈地俯下身,把嘴凑了上去。他要把全部的热情都倾注在这闷骚少妇的下身。

  他用手指拨弄着小豆豆,那是很娇嫩的一个点。他伸长舌头,在她的花瓣上津津有味地舔着,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偶尔还用嘴唇夹一下。那新鲜的感觉,以及白洁的下体略带骚味的气息使他发狂。他象吃面条一样,大口吸着,亲着,品着,轻咬着,象是发了疯。他有时还把舌头伸进去顶、搅,这一系列的动作使白洁同样难受。她受到的刺激之大是可想而知的。她双手使劲抓着床单,纤腰使劲扭着,红唇张开,啊啊地叫着:“祁大哥,那里脏,不要再舔了,再舔下去,我都喘不过气来了。”她的声音里透着兴奋和不安。祁健自然不会放弃,他抬起湿淋淋的大嘴,说道:“白老师呀,既然是玩嘛,那就要玩个痛快。你这嫩屄一点儿都不脏,这是我吃到的最好的大餐呐。”说着话,又低下头,继续猥亵着白洁的胯下。白洁颤抖着,浪水流了个一塌糊涂。她和高义玩儿的时候,高义很少舔她的阴部。她经过的男人里只有她的公公舔过她,其实她也很喜欢男人舔她的下面,只是作为一个教师,在和男人做的时候,怎么好意思说呀。祁健把她玩得全身发软,那滋味儿真是又痒又舒服,她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。 玩到后来,白洁叫声都有点沙哑了。祁健自己也受不了,又在她的菊花上亲了几口,亲得菊花直收缩。然后他直起身,两眼发红地瞅着白洁,说道:“白老师呀,来,让我操你吧,我已经想了好久了。” 白洁合着美目,右手攥着祁健的大鸡巴,嗲嗲说道:“祁哥,快点儿吧。我要……你玩儿的我都受不了了,快…

  祁健呵呵一笑,挺着个大鸡巴就趴了上去。当他压在白洁的身上后,那硬得跟大棒槌似的阴茎就顶在了白洁的胯间。白洁睁开美目,哼道:”祁哥,这是你的东西吗?怎么这么硬呀

  祁健亲吻着她的粉脸,说道:“白老师呀,如果不硬怎么给你插进去呀。”说着话,手持肉棒,顶在了白洁的阴门上。白洁柔声说:“祁哥,你要轻轻的,你的鸡巴太大了,一下插进去很疼的。”她的眼里含着春情,当说到“鸡巴”两字时,脸蛋绯红,一看就知道动情了。

  祁健说道:“我的白老师,你就好好地享受挨操的滋味儿吧,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。”说着话,鸡巴在那屄口滑动一会儿,等沾满了粘液之后,往里一挺,“咕唧”一声,二十公分长的大鸡巴就进去了一半,白洁的绣眉一皱,还没有哼出声来,祁健一使劲,就全部插进去了。祁健今年三十岁了,身高很高,体格强壮。平时在家和老婆做爱,总是把老婆干的死去活来。然而,家花不如野花香,由于身体强壮,性欲旺盛,几年来在外面也没少尝鲜。但自从在那次淫乱的聚会上,操过了白洁之后,脑子里就总是索绕着白洁的影子。那风骚的少妇,不但模样端庄秀丽,骨子里还透着淫荡,那热乎乎、紧凑凑的嫩屄,插进去夹得鸡巴发麻;那鼓囊囊的奶子、肉鼓鼓的屁股,搂在怀里那叫一个爽。祁健平时一想起操白洁就格外兴奋、格外冲动。现在自己粗大的鸡巴就插在白洁的嫩逼里,能不叫他激情万丈吗?

  同样,白洁也很亢奋。她本是一个自尊自爱,又很娴静保守之人,可是在被高义弄过并成为他的情人之后,特别是又经过后来一系列的男人的操弄,她现在已变成一个热情如火的荡妇了。每当男人的阴茎插进自己的阴道,平时的顾忌与矜持就通通抛到了九霄云外,这时候的她,最需要的就是性爱。祁健趴在她的身上耸动着屁股,使大鸡巴快速进出着,每次进去都顶到最深处,长着胸毛的胸肌紧压着白洁的嫩乳,不断地按压、摩擦使乳头顽强地挺立着。白洁感到很爽,那种涨满、撞击所产生的快感是语言无法描绘的。她一边呻吟浪叫着,一边扭动着腰肢,两条玉腿不时屈伸踢动着,两只手在祁健的背上、屁股上乱摸,显示出极享受的状态。`

  祁健见自己干的白洁这么激动,俏脸红得像晚霞,美目半眯着发出喜悦之光,自己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一个男人能操得女人快乐销魂是值得骄傲的、自豪的,更何况是心慕已久的白洁老师呢?祁健喘息着,在白洁的耳边问道:“白老师,你感觉怎么样?是不是特爽、特舒坦?”白洁的红唇张合着,呻吟般地说:“求你不要在这时候叫我老师……我…我感觉自己就要融化了,就要飞到天上去了。 祁健听了直笑,说道:”那叫你什么?叫老婆?叫宝贝儿?“白洁哼哼唧唧地说:”你…你随便,快快动呀!“祁健直起腰来,双手抱着白洁的两个腿弯,把大鸡巴都抽了出来,只留下个大龟头还卡在阴唇里,”好吧,我叫你老婆,你叫我老公吧,怎么样?“白洁挺了挺屁股,想追随大龟头让其插入,”不好,我又不是你的老婆。“祁健的胯部一躲,只让龟头在逼口处研磨,”你不是我的老婆,怎么让我操你的嫩逼呢?说呀。“白洁急的屁股直扭”不要闹了,快插进来呀!“媚眼发红,好像要哭了白洁今年二十多岁了,祁健看着比自己小五六岁的美女少妇在自己的胯下婉转哀求,心中得到了极大满足。腰部慢慢使劲,眼看着自己粗大的鸡巴被白洁的阴唇吞没,白洁也舒服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祁健匀速地抽插着,白洁那对丰乳在祁健的动作下摇摇晃晃,犹如波涛起伏。她的洁白、圆润、细嫩、滑腻、挺拔,教人百看不厌。还有那两粒樱桃和樱桃立足的浅红乳晕,都使这奶子更多了几分诱人与可爱。祁健看得眼馋,便伸手去抓。那奶子真好,若不认真去抓都无法抓实,滑溜得像抹了油一样,那种触碰的手感之好,使人惊喜交加。当你抓实了,又像摸到两团棉花一样,但又有温度、有硬度,弹性好极了。祁健像玩玩具似的贪婪地玩着,他时而触碰,时而抓实,时而将她按扁,时而将它拉起,对两粒奶头更是不遗馀力地挑逗,使奶头涨得老大,不但用手,而且还把大嘴凑上来吸允着大奶子,而底下的大鸡巴则噗哧噗哧操个不停。

  这双重的攻击使白洁欲死欲仙,她娇喘吁吁,彷佛随时都会飘到天上去。她哼叫道:”亲爱的……祁哥……你要把……我……害死了……白洁要上天……天了……“

  祁健吐出一粒奶头说道:”叫好听的,叫声老公,我陪你上天。“说着,又把另一粒奶头吃到嘴里,伸手玩另一只奶子。下面的插弄的虽说不那么快,但是绝对有力量、够激情。

  白洁呻吟道:”祁哥,好老公……别玩……别玩奶子了……我要痒得死掉了……“

  祁健哈哈一笑:”这才是我的好老婆,看我怎么操死你吧。“放开奶子,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,加快速度,呼呼地干了起来。那两个刚被玩过的大奶子欢快地舞动着,幻化出更迷人的光影,使祁健大感过瘾。底下的大鸡巴则更为凶猛,铿锵有力地干白洁的小嫩屄,白洁的爱液也不知流了多少 干到一定程度时,白洁更激动了。她四肢缠住祁健,使劲挺着下身,脸上流露出强烈的需要和亢奋,那种美由高雅矜持变为艳丽放纵,但仍有她固有的气质,因此,在祁健心中她还是与众不同的。

  祁健太快乐了,那根大鸡巴插在小嫩逼里享受着少妇的暖紧,他觉得全身无一处不爽,每根神经都在欢叫。白洁也到了高潮,嘴里的呻吟声逐渐高亢。祁健两眼发光,威风凛凛地操干着,像是要把白洁操死似的。又干了几百下,白洁就坚持不住了,大呼道:”老公,我要不、不行了我要……死……死了……快点:…快点啊……“

  祁健也知道她高潮了,便将速度提到最快,就像汽车换档一样,又抽插了十几下,祁健便感觉一股暖流浇到龟头上,使他脊梁骨一个激灵,把大鸡巴死死地顶在白洁的逼心上,大量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白洁迷人的小屄里。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俏邻 下一篇:我和嫂子偷情时被老师抓到了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